日新网

日新网是一家致力于推动新科技、新理念、新政策引入房地产后市场的产业创新服务平台。 “日新”语出《大学》——“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”。日新网专注用新科技、新理念、新政策、 新模式妆点房产后市场,让新生活更近一点,让科技落地更从容一点。旗下拥有创新行业资讯日新网、 创新专业培训日新研习社、创新企业孵化成长日新商脉三款产品,以住宅、商业地产、 写字楼等不同业态物业经营的增效减能与增值创新以及服务标准化、 物业智能化、信息化等策略方向的创新为主要研究内容,共同助力日新网成为物业行业创新风向标。

这家上市物企的独董“消失”了


日新观点: 独董去哪了呢?

11月12日,号称A股历史上最大的财务造假案“康美药业案”宣判,康美药业需要赔偿证券投资者损失:24.59个小目标。

公司实控人马兴田夫妇等多名原高管人员赔钱的赔钱,关小黑屋的关小黑屋,各得其所。

其实案件本身不是勿爷关注的点,但让勿爷在意的是,康美药业5名独立非执行董事也受到牵连,需要承担民事赔偿连带责任,赔偿最少的都在1.2295亿。

而原因便是,独董们没干好本职工作,没有为中小股民说话,反而为财务造假背书,按了手印。

这让上市公司独董圈不淡定了,据媒体报道,康美药业案后的8天内,有22家上市公司的24名独董相继辞职。

有雪球网友提醒说:

最近独立董事辞职的股最好不要碰,很明显的暗示了,应该都懂的……


image.png


虽然独董辞职和上市公司业绩未必有直接联系,但眼下辞职也赶风口了,难免耐人寻味。

A股上市公司的独董忙着辞职,H股上市的旭辉永升生活的一位独董却失联了。

11月16日晚间,旭辉永升服务官宣,建议罢免独立非执行董事王鹏。

理由是:从8月份至今,一直无法联系到王鹏,且在董事会没有批准的情况下,王鹏已经连续3个月没有出席过董事会会议。

所以,拟罢免王鹏独立非执行董事职位。

在勿爷看来,上市公司任免独董等高管人员是常规人事变动,本不稀奇,但这里面有几点疑问,值得商榷。

勿爷了解到,王鹏自2003年起便担任中国物业管理协会副会长秘书长等职,目前还履职保利物业、雅生活和旭辉永升生活的独董。

旭辉永升生活官宣称,自8月开始便联系不上王鹏,其也未出席公司例行董事会。

而8月份是上市物企披露中期业绩的月份,业绩报需要审核委员会审核。

按照港交所审核委员会不少于三人的规则,勿爷注意到,自上市以来的所有财报周期,旭辉永升生活服务审核委员会都是由林峰、马永义和张伟聪三人组成。


image.png


其中,林峰是非执行董事,后两人是独立非执行董事。

所以勿爷猜测,除了喊话出席例行董事会外,或许是旭辉永升想人员轮换亦或是扩大审核委员等因素联系王鹏,更有可能是在发中报业绩、收购美凯龙物业和配股融资时需要独董提出独立意见,可惜没联系到。

那么王鹏去哪了呢?

据勿爷能查到的信息,王鹏半年内最早一次露面是在6月23日,出席上海物博会,并在金地物业数智化体验馆,进行考察、调研并指导工作。

有意思的是,旭辉永升生活联系不到的人,却出现在保利物业8月业绩报的审核委员会名单中。

前者是8月24日公布业绩,后者是8月23日公布中报,二者只相差一天。


image.png


保利物业中期业绩显示,其审核委员会由两位非执行董事刘平和胡在新、3位独董谭燕、王小军和王鹏组成,并且已经审阅了2021年中期业绩。

如果排除花瓶摆设因素,王鹏作为独董,参与审阅了保利物业的中期业绩报告。

那为什么保利物业能找到人,旭辉永升生活没联系到呢?勿爷搞不懂了。

其实,王鹏除了担任旭辉永升生活、雅生活、保利物业的独董外,4月份之前还担任着鑫苑服务的独董,对,就是那家曾发不出年报的物企。

不过,在鑫苑服务发不出年报后,或许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王鹏便在4月13日提辞,并不再担任公司审核委员会成员。

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,鑫苑服务勉勉强强发了年报和中报,但股票复牌遥遥无期。

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,也留不住一个不爱你的人。旭辉永升生活联系不上的人,保利物业却无此麻烦,或许已经说明了问题。


微信图片_20211014155747.png

注:本文转载自物业大爆炸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行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标签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