减轻失智之痛是养老服务的要义


日新观点: 失智老人永远是养老服务群体中最重要也最特殊的一群人,如何减轻失智之痛同时也是养老从业者不可忽视的问题

截至2017年年底,据估算,浙江省有超过40万的老年失智患者。这群失智长者很痛苦,他们的记忆处于无法与现实交叉的世界,曾经的岁月点滴,只留在了泛黄的照片上,而那些影像已然陌生。失智老人的家属经历着最爱的人记忆缓慢归零的过程,只有细心陪伴,努力用爱找回记忆的缺口。若是失智症发展到中晚期,甚至会变成失能、半失能,必须面对残酷的衰老、病痛,尽力地守住尊严。

失智老人想过一个拥有爱与尊严的晚年,为什么这么难?记者采访了省民政厅养老服务处相关负责人。

1.家丑不可外扬

阿尔茨海默病是失智症中常见的一种,是无法根治、病情不可逆转的渐发性疾病,药物只能够缓解部分症状。从最早发病开始,持续时间2到20年不等,确诊后患者的平均存活时间为3至9年。除1%到5%的病患能被确诊为遗传因素致病外,绝大部分偶发型阿尔茨海默病患者,其真正的病因仍未找到。

“老糊涂了。”张冰的外公几年前去世了,早些年住在杭州市社会福利中心的时候,最亲爱的人的名字没一个叫得出来。很多人与张冰一样,误以为“老糊涂”是上了年纪的正常生理现象。张冰讲述外公的故事时,总是回避一些关于失智症的广为传播但颇具歧视性的短语,她说“家丑不可外扬”,自己家人讨论外公病情时才会说得很直白。

“关于失智老人的数据统计也非常困难,很多人都有‘家丑家里藏’的心理,认为失智症很丢人,不愿意告诉外人,隐瞒数据。”该负责人介绍,也正因这种心理,有的人不愿把老人送进专业机构进行照护,怕背后被人戳戳点点,甚至被人骂“不孝”。

2.以居家照护为主

“失智老人一旦进入半失能、失能状态,就急需专业护理。”该负责人说,目前失智老人还是以居家养老为主,绝大多数都是由家属照料,其中一半以上由其同样年老的老伴照料,其余由子女或其他亲属照料。失智症患者早期经常闯祸、“玩失踪”,到了晚期可能无法吞咽、大小便失禁,照料难度大大提高,这将极其考验老伴及家人的耐心与恒心。“他们不送老人去养老机构的很大一个因素是费用较高,无法承担。”

养老机构照护失智老人的要求较高,需有封闭的空间进行管理,许多小的养老机构条件有限,缺乏专业护理人员,可选择范围集中在条件较好的养老机构。公办养老机构的性价比高,环境好收费低,但是排队几年也未必能住进。民办养老机构条件非常好,提供“五星服务”,但是收费较高,超出许多家庭的开支计划。

3.老伴也容易抑郁

张冰的外婆在照料老伴的过程中也面临着多种选择:把老伴一个人送进养老机构,于心不忍;两个人一同住进养老机构,得放弃自己的生活。最后她还是陪着老伴一同“锁”进了福利院。

在外公还“不糊涂”的时候,外婆喜欢读老年大学,有自己的小姐妹,喝茶练歌。后来,这么要自在的外婆,被“锁”住了,那些重要的小乐趣不复存在,她觉得自己再也“逃”不出去了。张冰说,外婆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,最后再也看不到了。早年,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份报告曾指出:当一个家庭成员被诊断患有失智症后,其照护服务提供者很容易成为第二个病人。

4.护理助养多模式

对这一特殊人群的长期照护服务,浙江一直在探索破题。早在2014年,浙江就提出了发展目标:到2020年,全面确立以护理型为重点、助养型为辅助、居养型为补充的养老机构发展模式,每千名老年人拥有社会养老床位达到50张,其中机构床位不少于40张,护理型床位占机构床位比例不低于50%,民办(民营)机构床位占机构床位比例力争达到70%。

去年,浙江省又发文提出,政府现有养老机构要转型为面向失能失智老年人的护理型养老机构,政府不再直接投资建设综合性养老机构。

对于失能失智老人的具体照护,省民政厅要求,在机构养老方面,每个公办的县级福利中心都应具备失能失智老人照护的条件和技术,目前不具备接收失智老人的机构,要抓紧整改;在居家养老方面,要发挥养老机构的专业优势,上门为失能失智老人提供居家服务。

在这些暖暖的文件背后,期待失智老人及家属收获满满的幸福感。

注:本文转载自北极狐养老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行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点赞 (0)